网站公告 证件查询

灰汤有个陶和尚 ——左宗棠何以为在灰汤的刘典之父撰写墓志铭?

2021-11-26 14:32:47本文来源:中国县域频道

  云山四面,主者安归?看春风桃李,秋雨梧桐,世事沧桑增感喟。
    东鹜一峰,隐居自乐,想去时冠剑,回日楼台,宗臣遗像总清高。
    陶和尚每每与我谈及刘公克庵,总忍不住要与我说起云山书院的学生在刘公克庵墓前所题的这幅挽联。
    刘公克庵之墓就葬在东鹜山上,其地名曰“三台举鼎”,陶和尚到刘公克庵的墓前去过好几次,他自言年纪老了,力不从心,灰汤最好的风水宝地当属“三台举鼎”,刘公克庵结庐于下,归葬于斯。他一定要带我好好地去探个究竟。
    正好,今日得闲,我一定得好好地陪他去东鹜山游玩一番。
    我和陶和尚一道,经过紫龙水库,桃花谷门口,从刘家塘沿着当年刘公克庵上山的路线,一边欣赏一下东鹜山的秀美景色,一边聆听着陶和尚所知道的有关东鹜山上的一些有趣的事情。
    当然,我们走的这条路线,也是当年彭公玉麟微服私访刘公克庵所走过的路线。
    当年,从刘家塘到刘公克庵的住所大昌庵全部是2米多宽的石板路,一级一级的,总共有5华里左右,全部是刘公克庵私人出资修建。可惜,解放以后,大部分的石板,被当地群众用于修了塘坝。现在还有人在剩余的石板路上挖石板,因当地群众的极力保护,在山上还能依稀地看到一些石板,足可见当时修路的规模及耗资都非常巨大。
    沿着石板的痕迹,我们从打马山上上去,陶和尚告诉我,这山上,清末有人在这里打死过一只老虎。打马山的侧边,有一大片石坑,相传,山上的老虎,很多都老死在这石坑里,这块地名,叫虎坑里。民国33年,为躲避日本兵,很多人都曾经藏在这里。
    虎坑里附近,有一个锣鼓坑。坑长约500米,坑中有一巨石,人站其上,两边摇动,一边作锣声,一边作鼓响,此石叫锣鼓石,此山名叫铜锣山。
    经过虎坑里,继续往前走,有三块巨石,重叠而起,明清县志均有记载,称其为“二崽背娘”。
    东鹜山三寺之一的大泽寺,就在这龙崖峰上,寺今不复存在,徒留茂林修竹,好像在向人们诉说着什么。
    再往前走,就到了乌龟塘。而当地人称之为“怀中抱子”的地方就在这乌龟塘的上方。抬眼一望,有一张石墓,走近一看,墓前仍散落着两根华表柱,此墓为李氏家族所有。
    在怀中抱子的前方,有一大块空坪。余与陶和尚放眼一望,灰汤四处金光闪闪,或隐或现。相传明朝期间,梅四保在灰汤附近密藏黄金18窖。今人流传:大坳对小坳,金银十八窖。窖窖十八块,块块十八斤,斤斤十八两,钱钱十八分。宝物何在,至今无人寻得。灰汤的开发,今日蓄势待发,即将一日千里,想必宝物的再现,应该是迟早的事情。
    陶和尚戏言:我小时候游玩这里,曾信口出了一上联:“打马过虎坑,二崽背娘,怀中抱子,拜佛大泽寺。”可惜下联我至今都没想好。读者有意,不知能否帮他对上。
    山上以前有很多古树,大跃进大炼铁的时候,可惜全部都被砍伐了。
    一路上,我们还发现一些裸露着青砖的坟墓,想必是宋朝时代的古墓,不知那里面是否还有一些值得考究的文物没有。
    不知不觉,就到了中餐的时候。在东鹜山一朋友家,老朋友热情地请我们吃了一顿中餐。吃的无非就是一些山中的野菜、乡里的腊菜、坛子菜和一些没有被污染过的小菜。茶也很好喝,是山泉水煮的,甘甜甘甜的。一些从城里来的游客也经常光顾他家。将来东鹜山开发了,山上办一个农家乐什么的,一年收入10万左右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酒足饭饱,稍稍休息一下,我们沿着山坡,到了大昌庵水库——现在也叫东鹜山水库。
    水库的渠道口,有一首“东鹜山水库真正好”的诗文。其文曰:东风拂拂锦旗飘,鹜岭山隈“号子”高。山坡筑起龙王洞,水官咤吒旱魔逃。库水自流能灌溉,真个双跨产量高。正是大寨花开妍,好把丰收鼓大敲。
    这是当地的一个老教师黄公曼瑜在1976年写的。黄先生早年就读于刘公克庵所倡建的云山书院,深受宁乡四髯的影响,但他不想介入政治。大革命失败后,地下党员夏尺冰遇害,他的儿子12岁的烈士遗孤夏威逊,在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托付黄公,将其教读了10多年,直到1948年被他的母亲何叔衡的二女儿何实山接去北京。谢觉哉曾亲笔致信黄公:“……尔赤胆忠心,艰险抚孤,尺冰倘地下有知,亦当感谢不尽。”
    黄公的家里,曾收藏了大量的马列主义文献、共产党宣言以及谢觉哉等老一辈共产党员的相片,因形势所逼,黄老只好忍痛含泪将其付之一矩。至死,黄公都没有加入共产党。不过,他的儿子解放后倒是都加入了共产党......
    此事暂不多叙,言归正传。
    大昌庵水库的修建,确实对当地农田的灌溉起了一定的作用。可惜,水库的选址,就是刘公克庵在东鹜山上的住所。当年,刘公克庵结庐于斯,将其命为“求志山房”,其规模较大,且周围遍种梅树松楸。克庵欲隐居林泉,奉亲课子,以终其身,不复与闻天下事矣。
    克庵公死后,皇上御制碑文祭文。后人沿其旧址,加以改建,尤以御碑亭为甚,且内藏圣旨......。上世纪70年代,因修水库,将其房屋碑亭全部毁坏。余今观之,仅留痕迹,徒伤悲也。
    余与陶和尚,步履沉重,心事悠悠。
    当日寇的铁蹄踏进中华大地,刘公克庵作为一个爱国将领,斯人远逝。邹慎斋在1938年来东鹜山寻找刘公之踪迹,在果敏公书斋“求志山房”奋笔疾书:公归甫六十年,岂期海水群飞,杀气又临关内外;我来方七八月,正好山房夜读,秋声渐到树中间。刘公远去,斯庐又不复存在,慎斋倘若重游,将别有一番滋味矣。
    所幸江山依旧,青史犹存。大昌庵周围,七个山头仍对着它俯冲而下,此地故名“黄狗添地”。抬眼一望,金线吊葫芦,地气正旺。
    刘公的坟墓,就在“求志山房”的前头。我与陶公,相扶而上。
    路边有一个蛮子洞,相传是仙人刘君洞天修身养性藏身之所。此洞绵延数里,与凉水洞相通。宋人刘浚曾题诗其上:满山云雨龙蛇走,万壑风烟虎豹通。岩窦石泉流出冷,草庵禅影坐来空。尚加修复,则我灰汤亦有一个“千佛洞”矣。
    前方,山边耸立着两根华表柱,是克庵公媳妇之墓,墓已被挖掘,尸骨头颅仍遗露于外。
    披荆而上,我与陶和尚终于到了刘公果敏墓前。人亦称之为一品夫人墓,因果敏公之母萧氏,封一品太夫人,且与子同茔。果敏公卒于光绪4年,其母卒于光绪7年。
    墓上的碑文大都不见了。“上书休北阙,息辙卧东山”;“东山望望,流水长长”之碑文,或仆于墓旁,还依稀可辩。
    1988年,盗墓风起,果敏公之墓亦难逃此劫。当时,余闻之深感震惊,并速至墓地。只见刘公丝袍缠身,其体鲜红,并无半处腐朽,真乃宝地也。
    流传果敏公五马分尸而死,而尸首尚无缝迹,颇生疑意。而其母仍安息于斯,甚幸。(据说:果敏公之母之墓后来亦被发掘!)
    陶和尚一把年纪,上得山来,已是上气不接下气,干脆坐下来,和我说一些刘公果敏生前的一些奇闻逸事来。
    刘公果敏,讳典,字伯敬,别号克庵。卒于兰州军所,谥果敏。少伏沩山,不求闻达。以秀才游学乡里,与宁乡オ子李隆萼之子多有不合,李欲将其陷害,遂投军至其学友左宗棠部,后随左转战东南与西北边疆,屡立战功。回乡以后,平生之事未敢忘怀,遂撰写一联,悬于中堂,聊以自嘲:“半世冤家李隆萼,一生知已左宗棠。”
    当世时也,人言:“国家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宗棠”,曾国藩亦有言:“国幸有左宗棠也”。诚然,没有刘典等人的鼎力相助,就很难造就左宗棠的成功,国亦幸有刘典也!呜呼,宗棠能扬名于外,于克庵则实有愧矣!
    克庵之父允慎公死后,左宗棠亲笔为其父撰写墓志铭,铭曰:“矫矫虎臣,邦之彥。自西徂东,雄百战。生子如此,古所羡。公今迁神沩山阳,人云其吉,终焉藏。积善累庆,后其昌。”并亲送挽联一幅,联曰:“庭训许遄征,儿曹整顿乾坤,勿以老夫为念;时艰图共济,此际驰驱瓯越,还须我友重来。”(同治三年二月初一日,克庵之父允慎公葬于灰汤大湾山之阳,今灰汤职工疗养院温泉山庄后山上)
    克庵死后,左宗棠也为之撰文,字字是血,句句是泪。并挽其联曰:“北阙君恩,南陔母养,西域戎机,忠孝合经权,好与圣贤论出处;廿年交固,万里功成,九原梦断,死生关气数,忍看箕尾吐光芑。”刘公果敏死后,郭嵩焘为其撰写墓志铭,王闿运等名流也为之撰文深表痛息。
    刘公果敏,为宁乡建制以来第一任(署理巡抚)。(前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之外婆刘梦桃,乃刘公果敏之侄孙女。)数次辞官归故里,想老于林泉而卒于兰州,其老家在枫木桥白石峰下十亩丘处,汤匊中在刘典故居题联曰:“何以涤尘襟,双溪水与双溪月;自多行乐处,十亩桑间十亩田。”
    克庵公生前,写有一篇“从戎识实”,凡2万余字,想纪其实以告后人。可惜,写到“署理陕西巡抚”就没有写下去了,大概是军务繁忙,加之身体有恙,无法续写,后部记之亦不甚详细......
    遥想刘公当年,东山跃马,乌水扬刀。后辈小子今日登临,岂不愧哉!
    因刘公果敏,嫉恶如仇,不畏权贵,得罪了一些达官贵人,有人向皇上密奏:刘克庵在家乡“私修匪道,毁佛灭僧。明修云山,暗立皇殿”。据传,后来皇上派彭公玉麟对其微服私访,将其远调兰州,五马分尸而死。
    观其族谱,并验其尸首,实无五马分尸之痕迹。大概是一些他生前得罪的人对他的一种恶意谣传,实属陷害也,不可信。余今书之于众,谨此澄清。谣言止于智者,历史和事实会证明这一切的。
    皇帝老子的位子都保不住,刘公克庵死后,房屋被毁,尸首被掘,谁之过欤?吾不能言也。
    林内牛铃叮当,牧童短笛,信口横吹,樵歌起伏,遥闻乌滨渔唱,高山流水,知音何在?
    日薄西山,闲言少叙。我与陶和尚也该打道回府了。 
 
 作者:胡志华
    审稿:龙文辉
    校对:袁新风
    编辑:龚 杰

中国县域频道 本文来源:中国县域频道   责任编辑:

最新内容

中国县域频道(Xianyuribao.com)县域日报以“聚焦多彩县域,关注世界经济”为口号,是世界了解中国县域经济和文化的重要窗口。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管理团队| 删稿指南| 如何求助| 管理条例| 公益记录| 律师顾问| ↓新闻订阅

中国县域频道由县域日报主办|湖南惠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独家运营 工信部备案号:湘ICP备17021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