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证件查询

《想为陶澍评“冤”》

2020-08-22 10:03:50本文来源:中国县域频道

作者:龙文辉

咋一看,读者诸君一定会大觉诧异,陶澍哪里来的“冤”?因为我们安化人对陶澍太熟悉不过了,对他几乎耳熟能详。

但在下偏偏要说,陶澍是有大“冤”的——陶澍是一个游荡在中国近代史和古代史交界点上空的“冤魂”!这个冤您说大不大?陶澍是“历史巨擘”,这个是有定论的,清代著名的清流派领袖人物张佩伦就曾品评清代道光以来人才,“当以陶澍为第一”,分门别类,林则徐属于“坚卓不回”者,胡林翼、曾国藩、左宗棠是“以天下为己任”者,而陶澍“实黄河之昆仑,大江之岷也”。

近代思想大家章太炎先生也曾评价,“自陶澍始,湖南人士赢得‘功业之盛,举世无出其右’的声誉”。而毛主席则盛赞陶澍是清代以来安化第一人。陶澍以一己之力,将清代三大政之盐政、漕运、河运悉数予以改革并取得巨大成效,从而支撑起道光朝的半壁江山,使江河日下的清朝得以喘息,其历史功绩实可定位于“洋务之先”、“湘军之源”、“近代之启”。

但就是这样一个推动了历史发展的伟人、一个毕生爱民如子、以民为本的勤政廉政的典范、一个历史功绩和地位本应超越于被其长期识拔培养者林则徐、一生奉其为师的儿女亲家左宗棠、女婿胡林翼、长期幕僚魏源等人之上的历史巨人,却长期沉睡在历史长河中,除了其根源所在的安化能记之忆之,举世又有几许人能真正体会到陶公的历史伟绩呢!

我真正认识陶澍,源起于安化县政协经济委员会的丁醒雄主任。丁主任人品贵重,是我亦师亦友的兄长,他毕半生之精力、财力致力于陶公的研究,编撰了洋洋十数万言的陶澍年谱——《一寸血诚》,我始为丁君的毅力所感,继而开始了解陶公。

随着对陶澍的逐渐了解,不得不由衷地赞佩陶澍的伟大!这种赞佩,随着每多一分熟悉、了解而在成几何级地递增。当这种赞佩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内心自然而然地就在为陶公叫屈:陶公应享有的历史声望和历史地位与其实际所得太不相称,他真的游离在中国古代史和近代史的交界点上!于是,写过小说的我早在2006年就萌发了创作的冲动,我一定要写一部历史小说,一定要将陶公的伟大、陶公的功绩尽示于人!我的这种愿望得到了许多德高望重的安化前辈的极力支持。

时任长沙海关常务副关长周成村先生是我们廖家坪的乡梓之贤,他支持和鼓励的程度无以复加,记得他曾亲自相邀省文联的龚政文先生(现为《湖南日报》总编),带领我上门请教时为省作协主席的湖南文坛巨匠唐浩民先生,得到了唐先生的谆谆指教,嘱我一不戏说,二要凭一部陶澍的历史小说让陶公活起来、站起来!好一个活起来、站起来!此言至今时常莹于脑际,不敢相忘!

而曾任湖南省高院常务副院长、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胡旭曦先生,我曾有幸受教于他,是我实习时的恩师,他得知我在创作陶公的历史小说之后,数年间每逢见面,必问我的小说是否写出来了,以致我在成稿之前每见老师一次都有一种沉沉的压力!

而我研究陶澍的领路之人丁君,当然是倾其全力支持我,并与我一同创作。由于长期以来对陶澍的研究不够,以致有关陶澍的史料并不很多,为了不戏说,也为了尽量恰如其分,我开始了艰苦的、漫长的史料准备阶段,此中的艰辛真是一言难尽,好在心中敬仰陶公,苦也便是乐了!历时数年,我在老师的无数次催问中终于将几十万字的上下两部历史小说初稿得以写成,暂名《血诚》,取此书名有两层意思,一是来自于陶公自己对为官之道的论述:“……力之所能,一寸血诚,矢诸寤寐”。

二是陶公虽已远离我们的时代,但任何朝代,都少不了像他一样以血诚之心事奉国家和人民的能臣,也就是鲁迅先生所言之“脊梁”!初稿是写出来了,但我自知其粗浅,自知对陶公功绩之挂一漏万,始终不敢示人。于是一边打磨,一边先在我的一部三卷本的时政官场小说《省长之争》(小说由湖南文艺社先期在“网易阅读”、“百度阅读”等推出)中尽量楔入陶澍元素,以期预热。

我将《省长之争》的男女主人公与陶公巧妙结合在一起,让他们因陶公而相识并结缘,并将陶公的元素贯穿小说始终,还将陶公与左宗棠、胡林翼等人的史记或民间传说穿插在小说中。读者诸君不妨看这么两段:第一段是描写男女主人公因陶澍而结缘:……恍惚之中,旁边好像有人在轻轻的一点一点抽动龙小舟手中的小书,他立时一个激灵,醒了。

 旁边座位上一个女声立马极其轻柔地说,真是对不起,把您给惊醒了,实在是罪过。虽然吵了自己的酣睡,但人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龙小舟本就是一个与人方便自已方便的人,便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同时连头都没偏一下,也不看人家就顺手把手上的小书递了过去。旁边的女声再次响起:谢谢,真是太谢谢了。我也是实在对您的这本小书感兴趣,又见您睡得太香了,不忍喊醒您,所以才……才失手惊了您。这一次的话说得更到位,而她的声音龙小舟这一次也是听清了,实在是好听之极,有纯正的京腔,又夹带着一点江南水乡的吴哝软语,莺莺翠翠,余音绕梁。话毕,她轻抚着小书,似乎有些爱不释手。

龙小舟递过去的书是一本末经正式出版、由研究学者自编自印的《陶澍联语》。陶澍者,湘省安化人也,就是那个独产黑茶的湘省安化县。这个陶澍可是一位大有讲究的人物!他是清代道光年间一个很富传奇色彩的改革家、政治家和学问家,以兵部尚书衔担任清廷的财赋重地两江总督达十年之久,不仅以一人之力将素有清廷三大政之漕运、盐政、河运悉数予以改革取得巨大成功并首倡禁烟之举,从而支撑起道光朝的半壁江山,使江河日下的清廷得以喘息并为以后洋务运动的兴起和晚清中兴奠定了坚实基础!

而他本人更是一个湖湘文化的集大成者,如今被喻为近现代湖湘文化和湖湘人才群体的源头,即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等湘军人才群体和毛泽东、刘少奇、任弼时等湘省一派无产阶级革命家群体的最早共同源头。

被时人喻为“黄河之昆仑”、“长江之岷”(古人认为长江的正源为岷江)。龙小舟爱好广泛,于历史中犹喜清史,对这个陶澍更是十分推崇,随着他研究的深入,他认为陶澍的历史功绩实在大得很,他将他的这种历史地位定位在“湘军”之源、洋务之先、近代之启!启者,陶澍是开启中国近代史之门的关键政治家是也!

只可惜,陶澍偏偏死不逢时,于1839年6月因长期呕心政务为民操劳而累死在总督任上。否则,以道光皇帝对陶澍的格外信任和倚重,朝廷派往广州禁烟的必定是陶澍而非陶澍一手识拔的林则徐。而恰恰正是道光帝特旨垂询重病之中的陶澍“卿之后谁再堪朕之重寄,谁为朕再挑国之大梁”、陶澍则抱病再次力荐了林则徐这位长期的下属,道光皇帝才在陶澍过逝之后迅即将禁烟重任付于林则徐。正因为陶澍在1839年这个特殊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间节点过世,他的历史地位也长期得不到公正的评价,一直似一位巨人沉睡在历史长河中,不仅无法与执弟子礼的林则徐左宗棠相提并论,甚至还不如由他亲手调教出来的女婿胡林翼,以致有不少学者替他抱屈称其为“游荡在中国古代史和近代史交界点上空的冤魂”!

龙小舟正是因为深有同感,所以目前正在以这个传奇人物为蓝本创作长篇历史小说,希冀为这个沉睡的“历史巨擘”正名,让其挺立于天地之间。这本小书是他这次回南江,一个朋友投其所好,专门到湘省安化,从陶澍的后人陶教授手上为他求得的。礼轻却格外情重,龙小舟还没来得及捧读。龙小舟身侧的女孩却格外地安详,与她的年龄似乎很不相称。

此前一直自顾不暇以致于还没好好打量旅伴的龙小舟不由得侧身多望了她一眼。这一打量不要紧,身边这个如此安详的女孩让龙小舟的心没来由地猛跳了一下——与自己邻座的人原来是一个这样极具特色的姑娘啊!初看上去,女孩容貌并不十分突出,仅就外表而言,并不是倾国倾城的那种,甚至还只是勉强够得上美貌两个字。但是她的这种美却相当地耐看,……而令龙小舟震撼的还是她的那一双眼睛!那眼睛,清澈如同阳春三月里的一汪清泉,灿烂如同夏日里开得正艳的两朵荷花。

龙小舟搜肠刮肚再也找不到更恰如其份的词汇,就是用通常最能比喻女孩子眼晴的话——那是一双会说话的眼晴,也不足以来形容它!当即就把龙小舟看得大脑一片空白,瞬间有缺氧窒息的感觉。好在这种难堪很快就被女孩天籁般的京腔吴韵掩盖过去,她主动问龙小舟,大哥,能说说您的这本书吗?女孩随即玉指轻轻点了点龙小舟手上还没来得及收进去的《陶澍联语》。

龙小舟心中一喜,正找不到说话由头呢,她却正问到了自已的饭碗里,于是忙不迭回道,它啊,是我南江的一个朋友特意费了一番心思为我收集到的。以姑娘的年龄,难道也对楹联一类的物事感兴趣?龙小舟以为她重在看书中的一些趣联,所以有此一问。姑娘却轻轻摇头,认了真说,我是对这个人感兴趣!龙小舟不以为然地反问道,你是说陶澍陶大人?

姑娘这次是重重地点着头,脸上也多了一份庄重,不过却依然带着笑意说,是的,是陶文毅公。姑娘的这个回答让龙小舟有大跌眼镜的吃惊,同时更使他陡然来了兴趣。“文毅”是陶澍过世后道光皇帝赐给他的谥号,今时今日,能说得出陶澍谥号“文毅”的人实在不会太多!偏偏是眼前这个外表时尚年龄看上去不过二十又几的小丫头,却脱口而出。前面表述过,陶澍大众受知度很小。

而眼前的这个小丫头,一口就能道出陶澍的谥号,显然是对其有所了解的人,这怎么能不使他陡然来了兴趣。龙小舟压抑住自已的惊讶,尽量用了平和的语气对女孩说道,真正想不到姑娘也对文毅公感兴趣,真是太意外了。不料这女孩又笑了笑,迅速从怀里的爱玛仕提包中拿出一个酷奇的钱夹,然后从钱夹的内层中抽出来一张硬纸图片,在龙小舟眼前一亮,龙小舟就愈发呆了。图片上不是别人,正是陶澍在两江总督任上的一品官服画像,画像上配得有陶澍自书的“印心石屋主人画像自赞”:“而眉庞,而须长,仙心儒素而佛肠,手此一卷,舃奕书香。”

陶澍儿时在老家湘省安化县陶家湾求学时的书屋叫“印心石屋”,他因得道光皇帝的十分恩遇,道光皇帝曾两次亲笔御书“印心石屋”赏赐并命之摹刻于书屋旁的石壁之上,因此陶澍自号“印心石屋主人”,并终生以此为荣。有关陶澍的史料不是很多,其画像就更是难寻。龙小舟见此,真正像是觅到了知音,当即性情勃发,也从自己的随身小包中抽出了一张同样的硬纸画像。陶澍的时代中国还不曾流行相机,他留下的只有画像,是以只能用硬纸从网上下载再打印成图片。枯躁的等待过程陡然变得兴趣盎然,两个人围绕陶大人由此展开了对话。

龙小舟因对陶澍有潜心的研究,又在创作他的历史小说,自然是对之如数家珍,滔滔不绝。诸如陶澍与亲家及追随者、以收复新疆兴办洋务炳彪史册的左宗棠;与女婿、有“湘军灵魂”之称的胡林翼;与他长期悉心裁培的下属林则徐,与恩师纪晓岚;与好友、思想家龚自珍;与追随他长达十四年之久的幕僚魏源等历史大名人的轶事,全都是信手拈来。其中陶澍与左宗棠的关系是最富传奇的。有一年陶澍获恩旨回乡省亲,途经湘省醴陵时被下榻驿馆的一幅槛联所吸引,此联是:“春殿语从容,廿载家山,印心石在;大江流日月,八州子弟,翘首公归”,这首对联既将陶澍进士及第以及皇帝亲题“印心石屋”等幸事巧妙嵌进,又写出了陶澍继承先祖陶侃大将军事业致湘省父老对他回乡的翘首以盼,可谓挠到了陶澍的心里,他当即就提出要见一见联语作者。其实这幅对联正是地方官为了刻意迎合当时名满天下领袖仕林的陶大人,特地请当时正在醴陵禄江书院担任山长的湘省才子左宗棠撰写的。陶澍与左宗棠就此相识,两人一见如故彻夜长谈。

一个是名满天下的仕林领袖,一个却是尚处青萍之末的未第之人,但陶澍却视左宗棠为当世奇才,两人订为忘年之交。后来左宗棠屡试不第,最后一次京试不中时特地转道江宁拜访陶澍,此时的左宗棠正处人生低谷最是心非意冷之时,而陶澍为了激励左宗棠,有意将自己七岁的儿子与左宗棠之女结为秦晋之好。

两人当时地位名望可以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左宗棠自觉高攀不上连说不妥,说什么也不同意。陶澍却将左宗棠按在总督大堂自已平时升堂办公时坐的官椅之上,正色说这有何不妥,他日公定当坐此位且名望绝不在陶某人之下!并且将自己唯一的儿子陶桄就此托付给了左宗棠。左宗棠感念陶澍在自己落魄之时的这般看重,果然在陶澍过世后不仅一路扶棺至陶澍故里安化,还在此深居七年不出,帮助陶澍管家并悉心教育陶桄直至成年。

左宗棠三十年后果然也曾总督两江,有感于陶澍当年的恩遇和激励,他特意建了陶公祠,并题联:“三吴颂遗爱,鲸浪初平,治水行盐,如公皆不朽;卅载接音尘,鸿泥偶踏,湘间邗上,今我复重来”,完全以陶澍事业继承者自许。

龙小舟将陶澍与左宗棠的一段忘年神交讲得荡气回肠。

至于说到陶澍当年为整饬大清盐务而在江宁数次微服私访,查惩贪官污吏,锐意进行改革,造福江南,以致今天的江宁一带仍然流传有反映这段历史的地方戏《陶澍私访江南》时,更是眉飞色舞,情不能禁……第二段,这是描写男女主人公将结婚仪式特地选在陶澍安化故居:…… 尽管凭空多了一个小插曲,也没能扫了六叔的好兴致,在车上他就问梁开达,知不知道陶澍是个什么样的人?说实话,梁开达本来对此确实没有涉及,甚至连陶澍是何许人都不大清楚,但做官做到他这个份上,不知道不要紧,只要有头脑就行。

他昨天琢磨行程时,就在想,这个无涯同志千里迢迢从京城到南江主持侄女的结婚仪式,为何还要不辞辛劳长途跋涉到这个没有多大名头的陶澍故里呢?而龙小舟又为什么还非要把自已仪式的一部分放到这里?

这其中一定大有周章!这么一想,晚上他就抱着电脑上网查询了一下陶澍的来龙去脉,总算有了个大概了解。这会儿六叔果然问起,梁开达末免对自己的小聪明有些小得意,但回答起来还是十分小心,直说自己不是十分了解,只知道陶澍是清代道光年间的两江总督,是个大大的清官。

不想佟乐听完,冒了一句,说,陶澍谁不知道啊?不就是我们湖阳花鼓剧《陶澍私访江南》中唱的那个一脸麻子的大清官陶大人吗?

六叔被小乐这几句话给逗乐了,哈哈朗笑了两声,问道,小佟啊,你们湖阳花鼓剧怎么硬把仪表堂堂的陶大人给唱成了麻脸清官呢?

佟乐说,陶澍本来就是脸上多麻子啊,戏文里他身带尚方宝剑私访江南查办曹百万时扮作算命先生都不用怎么化装的。正因为他长得不好看,那个时候家里又穷,是个穷秀才,所以原来答应许配给他的那个吴家富小姐就嫌贫爱富,另嫁了安化一个富公子,却让自己的丫嬛顶替代嫁给了陶澍。谁知后来那富家公子吃喝嫖赌家境破败,而陶澍陶大人却进京赶考中了榜眼,官封一品,他的丫嬛夫人也被皇上封了一品诰命。

这一下,六叔笑得更欢了。佟乐以为六叔笑她乱讲,忙红了脸争辩道,陈伯伯,你不要笑,戏里都是这么唱的,我们小时候还看过,没错的。

六叔忙笑看佟乐,说,你莫急,我真不是笑你讲得不对。说完又冲龙小舟问道,小舟,陶大人的婚姻真有这么传奇吗?

龙小舟说,一些民间文艺中的确都是这么说,台湾著名作家高阳先生的小说《印心石》也有类似的讲述。不过各种文献记载中的陶大人原配却是黄夫人,是安化当地的乡贤之女,与陶大人的外婆家有些渊源,而且贤婌良德,嫁到陶家时,因为家贫常常不得不将自己的口食省下来留给陶大人的弟弟子晋。

六叔感叹说,这就是我们传统文化对善恶有报理念的一种变相传承啊!只可惜现在这方面的作品越来越少了。

说完,六叔忽然又想起什么,问小舟道,我记得陶大人科考时并不是榜眼,好像只是二甲吧?

此时一直偎依六叔坐着的香儿说道,六叔记性真好,陶大人当年放榜时的确中的是二甲十五名。不过戏文里唱的也并非完全无根无萍,陶大人参加完殿试后本来确实是被列为一甲,定为榜眼,但这一科的主考官就是陶大人的恩师纪晓岚,纪晓岚怕别人说他绚私情,为避嫌疑故意在陶大人的策试卷内找毛病,左挑右挑硬是找出了一句话中有一字遗漏,读起来有些不通顺,然后就以“句读不协”为由将他改成了二甲十五名。

他们津津乐道,车内其他人也是一个个竖着耳朵听得入了神,六叔索性发动大家道,还有哪位能说出一些陶澍的趣事?

苗子美是湘省的湘潭大学中文专业毕业的,颇有内才,对此也有了解,她小心说,刚才首长提到了陶大人应试,我也讲个他赴考的趣事吧。说是陶澍参加会试时因故迟到,闺门马上就要封闭。主考官纪晓岚有心帮他又怕别人说嫌话,就故意出了一个上联,说是只要考生能对出下联就准其入场。纪晓岚随口出的上联是“一叶小舟,载得二三四位考生,走了五六日水路,七颠八簸过九江,十分准时”。

陶澍从小就是妙对神童,六七岁就在当地名气冲天,这哪里难得往他,当即不加思索,脱口对道,“十年寒窗,读完九八七卷经书,进过六五处考场,四往三还到二门,一定考中”。陶澍不仅对仗工整,更对得巧妙,纪晓岚自然是满心欢喜放他进了考场。

苗子美说完,六叔连说了两个妙字,说得苗子美也是满脸喜色。  梁开达是有心想在六叔面前留下一个深刻印象的,要不然他也不至于一早等在高速路口,昨晚也不会临时上网抱佛脚,此时正是现学现卖的好时候,于是忙说我也讲一段给首长助助兴。他说的是陶澍识人一向很有眼光,有一年回乡省亲时在朋友家遇到年方七岁的胡林翼,立即目为伟器,当场与他的父亲约为儿女亲家,此后陶澍便将胡林翼一直带在身边亲自调教。陶澍总督两江时督府所在地长驻江宁,这里是六朝古都,自古人文繁华之地,文人雅士好在秦淮河上冶游弄性,就是今天所谓的吃花酒了。

陶澍最是反对下属有此习性,一旦被他抓着了必定处罚很严,重则去职轻则罚奉。这些部下为逃避责罚于是常常纵勇胡林翼一同前往。这个时候的胡林翼正是年少轻狂,少不得就被哄去了,结果有一次还真被陶大人给逮住了。

说来也怪,陶大人只处罚了一众部属,却对胡林翼并无片言只语的指责。部属们大大不服,纷纷问制军大人为何只罚我辈?陶澍却说,胡林翼将来是为国辛劳的命,就是想玩也没那个时间,姑且就将这个作为对他的补偿吧。胡林翼也是聪慧得很,从岳父大人的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从此一改秉性,用心跟着岳父学习经世之道,后来终于与曾国藩左宗棠齐名,官至湖北巡抚,成了湘军的灵魂,成就一番伟业。若不是年纪轻轻就病逝于任上,其成就未必会输曾国藩。

梁开达说完,六叔马上赞道,开达同志刚才还说不了解陶澍,看来是有意谦虚的,不了解的话怎么能说出这么有趣的逸事?

梁开达心里暗喜,嘴上却说的确只是知道一些皮毛。

前往陶澍宫保第旧址须乘轮渡过资江,此时正值阳春四月,资江水满,浩浩荡荡从两岸青山间奔涌而来,一路欢快地翻动着蓝色波涛,又蔚为壮观地消失在山与山相拥的罅隙。对岸峭壁上,一座宝塔傲立于山峦之间,塔下一巨型石块静卧于碧水之中,四四方方,看似就如一颗官印。六叔激动,一时惊呼道,莫不是“印心石”?

隔几个人站着的丁主任忙走上几步介绍说,正是。对面那宝塔名叫文谰塔,是陶公亲自捐款修建的,塔下就是石门潭,潭中方正若印的就是“印心石”。陶大人当年有诗“石门潭下水盈盈,石门潭上石如城”,林则徐则有诗曰“石是印心心是印,生前星宿已罗胸”,记述的就是眼前这景致。

香儿忙问,怎么看不到皇帝御赐的“印心石屋”?

丁主任说,这几个字刻在印心石的对岸峭壁上,要将船摆到江中心才好看。

龙小舟和香儿都知道六叔对此最是念念不忘,小舟也知道香儿这是有意提起,于是就着丁主任的话,对边上的邹书记说,能不能将船开过去看一看?

这有何不能的,书记立刻亲自去协调船工,不一会船就开到印心石所在的水潭边,大家此时再齐齐朝南岸一望,果然,只见陡峭光滑的岩壑之上,擘窠着四个如椽大字“印心石屋”,正静静地注视着岩下的滔滔江水和这边的印心石。六叔慨叹一番,像是自言自语道,要是依着当年的模样,再有一个印心书屋,不知道会是什么模样?

一直陪站在六叔边上的谭市长忙应道,关于陶澍文化,我们正在逐步开发,包括等会您要参观的陵园,也正在修复之中。首长的这个建议真的是一个很富创意的点子,我们一定在今后的开发中落实。

船终于到了对岸,龙小舟引导一行人先去宫保第旧址,因为只有这里才有一处地方适合举行小舟和香儿的仪式。陶澍的宫保第是道光皇帝在封赐他“太子少保”后赏建的,当年的宫保第从资江岸边拾级而上,府第雄踞在江岸之上,俯看着日夜不息的资江河,蔚为壮观。虽然如今大部分房舍被改建成了当地的一所中学,但从保留至今的气派大门、雄健的石狮石虎等物,依然可见当年的不凡气魄。龙小舟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大院中有两棵陶澍当年亲手种植的白玉兰,而今依然保护完好,郁郁葱葱。

六叔远远望见了那两棵通径直上、挺拔秀丽、冠盖如云的白玉兰,看着龙小舟有些动情地问道,这便是文毅公当年亲植的玉兰树吗?

龙小舟点头,说,这就是陶公当年亲植的,这两棵树还是越南王进贡朝廷,道光皇帝亲赐陶大人的。文毅公当年亲自从京城一路小心呵护回乡,又亲手栽种在了这里。

六叔听了,快步走到白玉兰下,伸出双手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树干,那份虔诚,那份认真,看得大家心动。

此时周军领着佟乐简单布置了一下,苗子美也指挥部下架设好了摄像机。六叔便对谭市长说,市长书记暂时请便吧,我们先要办一点家事。  市长既兀然又不明就里,只得退到一边。

于是,小舟牵了香儿,两人先去合抱了一下玉兰树,竟粗壮得合两人四手也怀抱不过来。之后,两人一左一右拥着六叔,肃立在玉兰树下。六叔居中牵着两人的手,小舟正了容,方庄重地说,文毅公在上,您若有灵,今日就请为我雪峰龙小舟和江宁陈香见证!我们两人因您而结缘,因您而情深,今日又特地跋山涉水来到您当年亲手种植的玉兰树下,就是为了请您见证我们兰心玉质一般的神圣爱情。我们今日在此盟誓,彼此一生相随,矢志不移。同时,小舟我也愿意循着文毅公一心为民的足迹,像文毅公您一样一息尚存,不容坐废,期望青史留名。

龙小舟说完,与香儿一起朝着两株玉兰深深弯腰相揖,又回转身深深朝六叔鞠躬。礼毕,两人方紧紧相拥。梁开达等一众同来的人忙热烈鼓掌,又一齐围上来向两人祝贺、合影。

谭市长邹书记至此方弄明白无意之中竟参加了一个如此特别的婚礼仪式,慌忙表示祝贺,连说真是佳话。谭市长心中只是不明白要什么样的渊源方才能使京城世家将一个如此重大的仪试放到这个远隔千山万水的地方来!有心要问上一问,奈何不得六叔刚才一句家事将门预先堵上了,只得暂时将这满腹狐疑藏到肚子里。

最后一站自然是瞻仰陶澍陵园。陵园建在资江岸边一个名叫沙湾的地方,当年是由朝廷拨专款修建,由儿女亲家左宗棠监工督造的。由于正在修复之中,目前尚只是初具规模,但当年的牌坊、墓道两边的石人石兽、墓冢、亨堂以及原来陵园的围墙都还在,大体可见当年的气派和皇帝对陶澍的厚待。可惜的是御碑亭遭到了破坏,当年皇帝的御制碑文、御制祭文和敕祀贤良祠文石碑都不在了。然而整个陵园枕山望水,是典型的堪舆家口中的左青龙右白虎宝地,确是精挑细选过的。

    进入牌坊的那一刻,六叔特意驻足,仔仔细细拂净了身上的尘土,又反复整理了衣裤,这才神情肃穆地领着小舟和香儿缓步向前。如此一丝不苟,看得旁边的谭市长又添疑团。

六叔在前,径直来到了陶澍的墓前。他再次整理自己,然后毕恭毕敬鞠了三个躬。龙小舟和香儿依次要上前行礼,不想六叔伸手拦住了他们,说,小香,六叔和小舟不便行跪拜大礼,但今日我们陈家后辈既然有幸来到了文毅公的墓前,就万万不能没有这份心意和礼数!小香你就代表我们陈家,给文毅公叩三个响头罢。

香儿依言正要上前行礼,龙小舟忙道,六叔,我觉得我并没什么不便的,组织上的人也一样要尊贤孝老,更何况我拜的是陶大人这样的伟人先贤。小舟今日和香儿既已成礼,此时此刻我便和香儿一样只有一个后辈的身份,我就应和香儿行一样的礼数。

小舟说罢,上前两步,和香儿并了排站好,朝着文毅公墓认认真真行了三叩九拜的大礼。

这一幕,莫说谭市长,就连县里的丁主任陶会长邹书记,一个个都觉大有文章。趁六叔和香儿说话的机会,谭市长拉着县里邹书记就把丁主任叫到一边,问他知不知道这里面的渊源。丁主任也是朋友介绍龙小舟来过一次安化方才有交往,只知道龙小舟对陶澍深有研究却并不知晓其中还夹着一个京城大家,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谭市长就交了任务给县里,说,你们几时见过有人到这里来举行婚礼的,又几时见过来陵园参观的人有这么讲究这么虔诚的!除了陶家的后人,又有谁到这里行过这么大的礼!

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到哪里去找这样的资源!所以市里交给你们一个任务,一定要尽快摸清这里面的原由!此时六叔他们已参观到了旁边的夫人墓,六叔好生感叹黄夫人的贤德,告诫香儿一定要向黄夫人学习。原来黄夫人的墓碑上记载了一件事:“……澍逝,淮商感其清德,集白金四万两为赠。夫人拒收,问,吾夫子曾受汝辈金否?皆曰:未也。

夫人曰:是不可以死后污吾夫子!”——我的夫君生前都不曾接受过你们一毫一厘,死后就更不要污他清名了!黄夫人的贤德由此立见。这一路看来,连梁开达都感慨不已,直对龙小舟说这一趟跟随首长是来对了,真个叫受益非浅!《省长之争》中有关陶澍的描述,俯拾皆是,《血诚》更是耗尽我的心血,我只能说,我对有关陶澍的创作,是认真的!

当然,我人微言轻,凭我的一两部小说,又怎么能为陶公正这个名平这个“冤”呢?但我相信,有朝一日,陶公的丰功伟绩尤其是他高山仰止的品德,一定会名符其实,一定会为更多的人所敬仰!陶澍永远是安化人的骄傲!

编者按:陶澍,湖南安化人,清代经世学派的领军人物,湖南近现代人才群体的源头,总督道光朝最重要的行省~两江达十年之久。他一生致力于清廷最重要的三大政:海运、盐政及河运的改革并取得巨大成功,是清代卓有成效的改革家和政治家。

他一生爱民如子,尤其重视人才培养,一生识拔培养了诸如林则徐、左宗棠、胡林翼、魏源、龚自珍、李星沅等近代著名人物。但由于对他的研究不是十分广泛和深入,以致对他的历史功绩和地位以及现实意义的认识都远远不够。我们今天刋发此文,希望籍此引发更多的对陶澍的关注和研究!

作者介绍:龙文辉,安化清塘人,资深法律人,媒体人。习法而喜文,曾供职于湖南省高级法院,后从事文化、策划工作。著有长篇小说数部,《法网天下》由中纪委改编成电视剧《生死对决》在多地播出。三卷本《省长之争》目前在网上热读。

来源于:http://h5.love.tv/magazine/sharedetail.html?magazineId=6d2be4b81f8c43f787c4519452259ed9

中国县域频道 本文来源:中国县域频道   责任编辑:

最新内容

中国县域频道(Xianyuribao.com)县域日报以“聚焦多彩县域,关注世界经济”为口号,是世界了解中国县域经济和文化的重要窗口。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管理团队| 删稿指南| 如何求助| 管理条例| 公益记录| 律师顾问| ↓新闻订阅

中国县域频道由县域日报主办|湖南惠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独家运营 工信部备案号:湘ICP备170210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