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管 | 中共中国县域频道党支部承办 
  当前位置:首页 > 风采专家 > 正文

这个迷倒万千人的燕大“校花”,才是曾经中国外交部隐藏的最狠角色!

   来源:网络    日期:2018-07-21 09:43:29 点击:
导读:英语口语吉米老师前言:中共首位新闻发言人是位女性,而且还是一位天生丽质的美女。说起中国外交部,你会想到谁?是怒怼外国记者的华春莹还是霸气侧漏的外交部部长王毅?可是你知道吗?除了他们,中国外交部还曾
英语口语

吉米老师前言:中共首位新闻发言人是位女性,而且还是一位天生丽质的美女。

说起中国外交部,你会想到谁?

 

是怒怼外国记者的华春莹

 

还是霸气侧漏的外交部部长王毅?

 

可是你知道吗?除了他们,

中国外交部还曾有这样一个女人:

毛泽东赞她天生丽质,周恩来为她黯然神伤,她是燕京大学的校花,迷倒万千男人,连女人都折服于她的魅力;

她出类拔萃,才学惊人,即使不攀附男人都大放光彩;见过她的中国人都会惊叹不已,见过她的外国人更是赞不绝口,她才是中国外交部隐藏的真正“狠角色”!

她,就是龚澎

 

1914年,她出生于日本横滨,这是一个十分不凡的家庭!

母亲徐文,是与孙中山齐名的,革命党人黄兴的妻妹,懂英文,写得一手好字;

父亲龚镇洲,追随孙中山,与蒋介石是同班同学,参加过辛亥革命和反袁护国斗争,后因被袁世凯­通缉,才带全家逃到日本,周总理尊称他是:“有德有年,功在民国”的革命先驱人物;

姐姐龚普生,一代才女,新中国150余位首任大使中,唯一一位的女性,

姐夫章汉夫,文革前是仅次于周恩来、陈毅的外交部常务副部长。

 

后来袁世凯倒台,在外漂泊的一家才得以返回祖国,在上海扎下了根。

父亲常常把年幼的她抱在怀中,讲述自己以前惊心动魄的经历,

并教育她:“外国人还在欺负中国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只要你坚持努力,女孩和男孩一样,将来可以为国家做许多事情!"

父亲朴素的爱国思想影响了她的一生,从此,她一门心思放在读书上,立志学成后要为国家做贡献!

 

1943年11月,她和乔冠华这对投身革命的“佳人”、“才子”,由相识、相知而相爱,缔结了良缘。

 

1964年1月21日至26日,周恩来总理应几内亚总统塞古·杜尔的邀请访问几内亚。图为随同周总理访问的龚澎和几内亚朋友在一起。1964年1月龚澎访问亚非欧14国,与非洲妇女在一起。

“在这个充斥着附和者和趋炎附势者的城市中,她扮演了一名持不同政见者的角色。她是在 野党的发言人,而在野党的改良主张暴露了执政党的罪恶。”

哈佛大学已故教授、中国问题专家费正清回忆龚澎。1943年,费正清和龚澎结识,此时她刚刚开始走上作为“周恩来新闻发布员”的历程。

“重庆六年是我母亲事业走向高潮的时期。”龚澎的女儿乔松都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于近日出版了《乔冠华与龚澎:我的父亲母亲》。此前她花费8年时光,查阅包括外交部开放档案在内的大量史料,采访近50位当事人,其中5位在书出版时已经故去。

在外交事业上,龚澎与乔冠华同样才华洋溢,但是已逐渐不被人所知。

 

1945年,龚澎和毛泽东、斯诺在重庆。

翻译《红星照耀中国》第一人

“一个成功的女人身后有三个重要的人:好父亲、好导师、好丈夫,我母亲这三项都具备了。”乔松都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

龚澎的父亲龚镇洲追随孙中山,周总理称颂他“有德有年,功在民国”。

龚澎初上中学,曾一度信奉基督教,但很快转变为学校里出名的异教徒。1933年,龚澎考入燕京大学历史系,并作为“敢死队员”,亲历一二·九运动。她曾有机会看到即将问世的《红星照耀中国》的英文打字原稿,并第一个翻译传播了其中的精彩章节。女儿乔松都后来在英文版《红星照耀中国》中看到了龚澎和大姨龚普生:“她们和参加学生运动的几位同学站在一起,尽管打着伞,我还是认出了她们年轻的身影。”包括龚澎在内,很多当年一二·九学生运动的领袖奔赴了延安。

 

“我母亲是一代理想主义者的代表。”乔松都说。1938年底,龚澎到达解放区,在华北农村,过着游击队和农村基层干部的生活。费正清描述:“她同农村妇女共事,与她们同甘共苦,头上身上也长满了虱子。”乔松都告诉记者,对于一个生长在大城市的知识分子,有没有这段经历大不一样。

 

1956年1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新闻司司长龚澎举行宴会,招待以阿卜杜勒·莫内姆·马茂德·萨韦为首的埃及新闻工作者代表团。

“她成了言论自由的象征”

龚澎的黄金时代始于雾都重庆。2003年底,乔松都拜访解放后一直在外交战线任要职的熊向晖。熊让乔松都看了一篇他特意收藏的约翰·麦尔比所写的文章。1945年至1949年间,美国人约翰·麦尔比任美国驻中国使馆新闻专员,是有名的被毛泽东批判的《白皮书》起草人之一。上个世纪40年代他来到重庆,印象最深的就是王炳南和龚澎。约翰·麦尔比在文章中说龚澎才华出众,举止大方而洒脱,和她交谈没有拘谨之感。龚澎和王炳南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他对共产党人原有的印象,也因而影响了他对内战双方的看法。

她拜访过著名记者爱泼斯坦。爱泼斯坦曾经评价龚澎,认为当时记者们喜欢她,相信中共发言人的话,“一个是她提供的新闻真实,另一个是她为人的真诚和她的品格。”

 

龚澎出访东德

她建议让一个外国记者团去西藏采访

1949年12月26日,龚澎成为新成立的外交部情报司司长,后改为新闻司,负责对外宣传。周恩来指示,现在“我们是代表国家,一切都要正规化,堂堂正正地打正规战”。

 

龚澎在瑞士日内瓦会议,1954年。

而她在那个职位上,一做就是长达15年之久,在中国外交部历史上仅此一例,为什么?因为她太厉害了!

后来周总理出访亚非拉14国,她又是访问团的重要发言人。在她的努力下,中国成了亚非拉等国最受欢迎的国家!

然而文革的来临,让中国这朵外交之花,淹没在时代的洪流中!

 

龚澎与儿女文革前合影

她的家被抄了两次,遭到批判的她,还被扣上“三反分子”的帽子,之后,又被勒令停止工作,被派去打扫又脏又臭的厕所。

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居然还能浑身透着骨气。

见她如此不认输,那些人恼羞成怒,加倍地折磨她,拽着她的头就往墙上撞,还直接抢走了,所有记录机密内容的笔记。尽管周总理一直尽力保护她,可在种种不堪折磨下,她的身体状况迅速恶化,瘦到皮包骨头,虚弱到不行。

直到1968年,她才终于恢复工作,然而由于文革遭受的批斗和煎熬,她积郁成疾,病越来越严重!

 

龚澎同志,于1970年9月20日因病逝世,终年五十六岁。

她去世的消息传到周恩来那里,总理竟黯然神伤,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一句话:“龚澎死了!龚澎死了……”他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龚澎真的没了……

 

而在龚澎去世一年后的,1971年9月,她的丈夫乔冠华率领中国代表团,

出席第26届联合国大会,中国从此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乔冠华在会议上潇洒地开怀大笑。

他的笑让中国扬眉吐气,他的笑更震惊了全世界,让西方国家看到中国外交的自信,乔冠华的大笑成了永久的历史!

可有多少人知道,在这经典一笑的背后,还藏着一个美丽如花的中国女子,为中国外交所付出的血与泪……

 

她是,一个睿智博学的女人,一个活出风骨的女人,一个太了不起的女人,一个有着男子气概的巾帼英雄!

她在国家最危难时,用自己最孱弱的双肩,撑起整个中华民族的重担,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革命的事业,献给她永远也看不到的未来!

当美人一朝迟暮,容颜老去,当美人肉体消散,化为春风,唯有灵魂的香气,才会愈久弥香,她的生命永远被定格在了56岁,可她却成就了一生的传奇!


 

责任编辑:龚姣丽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条款 |  招聘启事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专家团队 |  本网团队 | 

版权所有:县域频道-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管理》
总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秀水街1号 外交公寓12号楼4层 邮政编码:100600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7021002号 经营许可证号:000000000000000J
全国公安网络备案:60000000000000 总部客服热线:010-85324553 湖南客服电话:0738-6392018 电子邮箱:admin@XianYuRiBao.Com
信息支持:中共中国县域频道党支部委员会 经费支持:湖南惠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龚氏网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本网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