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管 | 中共中国县域频道党支部承办 
  当前位置:首页 > 风采专家 > 正文

戏——大通湖采风记

   来源:中国县域频道    日期:2018-06-29 21:14:06 点击:
导读:戏水  我用手撩起大通湖的水波时,正值人间六月天。 其时我刚从俄罗斯回长。五个小时的时差加上三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困倦至极。昏昏沉沉中,突听一声到了。迷迷糊糊下车,举目望去,倦意顿消。一泓烟波浩渺直
戏水
 
    我用手撩起大通湖的水波时,正值人间六月天。
 
   其时我刚从俄罗斯回长。五个小时的时差加上三个多小时的车程,我困倦至极。昏昏沉沉中,突听一声“到了”。迷迷糊糊下车,举目望去,倦意顿消。一泓烟波浩渺直至远方,阵阵微风吹来,湖面荡漾起一层层涟漪,在阳光里折射出鱼鳞般的光圈。突然,在水天相连处,出现一膄船,与近处的一颗孤零零的树,遥遥相对,波光粼粼里,素色如诗,就如一幅鲜活的水墨画。让人想起宋朝王观《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的两句“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
正在拓宽的湖岸,裸露着坑坑洼洼,就如同一个农夫,环拥着貌若天仙的女儿,率性而自在地面对众生。
      偶尔飘来的一股股鱼腥味,让人立马想起水中的鱼群。与终日面对钢筋混凝土,吃着转基因与冷冻食物,嗅着汽车尾气看着雾霾的我们相比,这里的鱼儿过的是怎样一种悠闲天然的原生态日子。
随着脚步的深入,我才知道,这里不仅是是淡水鱼的核心示范区,还是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全国无公害农产品标准化生产示范区,中国河蟹之乡,龙虾之乡。
 
   1、大通湖地处湖南省北部,洞庭湖北隅,是组成洞庭湖的四个较大的湖泊之一。现水面12.4万亩,是湖南省最大的内陆养殖湖泊,素有“三湘第一湖”之美誉。
它东临东洞庭湖,西接南县,南抵沅江,北界华容和南县。位于益阳、岳阳、常德三市中心,地理位置可谓得天独厚。
水润生灵。据史料记载,早在6000年前,大通湖区所在地域就有人类生息繁衍。明朝初期乃是一片良田沃土。
      1860年和1873年,荆江南大堤决口,涛涛江水汹涌南下,沿途摧枯拉朽,势不可挡。大量古老堤垸和丘陵平原淹没水中,此地变成泽国汪洋,成为洞庭湖水域的一部分。
长江经年狭裹大量泥沙倾注洞庭湖。积沙成塔,淤泥成洲。年长日久,洞庭湖终因泥沙淤塞被支解,大通湖从东洞庭湖分离出来。当时的湖面达330多平方公里,东通东洞庭湖,南连南洞庭湖,西注目平湖,北纳藕池河与长江沟通,四通八达,故有了这大气的象形称谓——大通湖。   
 
      1949年洪灾,大通湖沿湖各堤垸全部溃决。汪洋水泽,尸横遍野。幸存者回忆当时的惨景,仍然忍不住打寒颤。
1950年是大通湖生命走向关键的一年。这年的3月,新政府面对满目疮痍,决定成立大通湖蓄洪垦殖管理处,隶属于省农林厅。以接收原省孤儿院坐落于安仁垸的房屋大院为驻地,并接收原孤儿院在三千弓(今河口乡安福村)的公产荒洲1万亩从事垦殖。同时,省人民政府颁布《大通湖蓄洪垦殖区管理条例》,规定“大通湖边界西至南县之永康垸、泰安垸,东抵湘阴之野猫咀,南至沅江市宝三垸、普丰垸,北至南县之天合垸、附和障一线五垸,湖面共约327平方公里,合49万亩;旧垸洲土湖荒滩共约140平方公里,合21万亩;总计约467平方公里,合70万亩。”“大通湖区内土地全部属于国营农场,在其尚无能力全部直接经营的情况下,准予临时招垦。”
无数来自五湖四海的热血青年,满怀对祖国的赤忱,在这片芦苇扶风、荆棘丛生的沼泽地上围湖造田。白手起家,十年垦荒,十年种粮,点点滴滴的汗水融进这片荒芜的土地,年年岁岁的青春催生出稻花飘香。终于,这片荒芜之地成为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
    其后,大通湖经过起起伏伏,分分合合。由军管到民管,民管再到部分军管。建制由大变小,由小变大,又由大变小等等起承转合,也曾一度迷失在利益至上的怪圈里。
相当一部分承包者填湖造田,个人的腰部逐渐鼓起来,湖泊面积在不断蚕食中缩小。而曾经祸害千年,让“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血吸虫,虽然在建国后不到十年时间,就因各级政府倾尽人力物力治理而隐形匿迹,也曾让开国领袖欣慰挥毫“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却在后来多年的短视中疏于治理,血吸虫如鬼魅魍魉,如影相随般复活,并日见泛滥。
小小的血吸虫,不仅成为鱼米之乡头上的癞痢,制约着当地的持续发展,也让外来人闻者变色,见水生畏。
 
2、“大通湖区是2000年经湖南省委、省政府批准的。”大通湖区副区长周军介绍。新成立的区委区政府确立的首要任务,就是固本清源。
固本清源,首当其冲的就是治理血吸虫。否则,扬起的船帆就将搁浅。
血吸虫俗称千年不死虫。享誉世界的“东风睡美人”辛追夫人在地下沉睡两千多年,解剖时居然发现肝脏上还生存有血吸虫虫卵。
在20世纪50年代以前,洞庭湖区域血吸虫病普遍,灾区居民成批死亡,无数病人饱受摧残,遍地田园荒芜惨不忍睹。史料记载,仅“(余江县的)蓝田坂方圆五十里,在近五十年内,蓝田坂有三千多人因患血吸虫病死亡,有二十多个村庄完全毁灭,有一万四千多亩地变成了荒野。”
      血吸虫的中间宿主为钉螺。血吸虫虫卵随着病人、病畜的粪便排出体外,粪便入水后虫卵在水中孵化成毛蚴,1条毛蚴钻入钉螺体内可发育成上万条尾蚴,人畜的皮肤接触到含有尾蚴的水体(疫水),10秒内就会受感染。人、牛和不圈养的猪都是主要的传染源。不论男女老少,一经感染血吸虫病,不经过系统的药物治疗,不可能自然痊愈,且得过病后也不产生免疫力。治愈后的人如接触疫水,还可以再次得病。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面对血吸虫这千年不死的杀手,大通湖区领导层利剑出鞘,把整治的重点放在源头上。通过湖区环保疏浚,抑制钉螺扩散;实施血防新策略,引导湖区群众远离虫害。对洲滩易感染地带实行围栏隔离,采取植树、垦复种植、湿地保护等措施,既开发湖洲,又有效阻止牛羊进入垸外洲滩,消除了家畜粪便对洲滩的污染。
不积馈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
坚持是一种意志的磨练。坚守是一种心境的煎熬。意志在坚持中升华,心境在坚守中淡泊。这个过程是痛苦的,幸福的,是脱胎换骨的涅槃。
几年坚持,大通湖地区血吸虫病得到基本扼制。几年坚守,大通湖谱写了生态环境的乐章。
 
      3、“大通湖的发展定位在生态环境上,是最具有生命力的。”陪同的刘金城是原大通湖党群部宣传组组长,区文明办主任。除开他现在的大通湖摄影家协会主席等一系列社会团体的称号,他还是正儿八经的农垦二代。两天采访途中,他不停地介绍大通湖的过往今来,言谈中对这片土地洋溢着浓厚的情感。用他的话说:“对农垦有一种割舍不了的情结。”正因了这种情结,他与一群有识之士不遗余力的呼吁,对大通湖的开发必须有限制,必须控制在利用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对自然环境破坏和污染所产生的危害。
幸运的是,他们的呼吁与新一届领导班子不谋而合。
水资源是优势。怎么合理运用水资源而又控制污染是一大难题。大通湖区委、区政府走出去、吸收兄弟省份治理湖泊的经验。请进来,邀专家、学者现场考察、指导。于是,一个个规划在实践中崭露头角,一个个项目如春花璀璨醉人心田。“鱼米之乡”、“芦苇之乡”、“荷花之乡”,乡乡风光旖旎;“大通湖龙虾”硕大肉鲜,闻名遐迩;“大通湖牌”大闸蟹蟹肥膏满,“横行天下”。有机蔬菜,应有尽有;芦笋莲子,名扬四方;瓜果飘香,吸引八方游客……
 
     4、站在龙虾养殖基地,垂柳依依的湖面正在捕捞龙虾。我这才知道,原来捕捞龙虾的网叫地笼。每只地笼长约20-30米,l0-20个方形的格子,每只格子间隔地两面带倒刺,笼子上方织有遮挡网,地笼的两头分别圈为圆形。每天上午或下午虾农把地笼放到养虾的湖、塘的边,里面放进腥味较浓的鱼、鸡肠等物作诱饵。虾子出来寻食时,寻味而至,撞到笼子上,笼子上方有网挡着,爬不上去,便四处找人口,钻进了笼子。进了笼子的虾子滑向笼子深处,成为笼中之虾。
虾农们一个个似得道高人,娴熟地打开收拢地笼。“哗啦啦”,一堆堆鲜活的龙虾倒入箩筐。
很快,龙虾们将分大小归类或冷冻,或活水养送,运送长沙、销往武汉等十多个城市。
                                                          钓龙虾是平生第一次 
    望不到头的沟垄两边,站满了吊虾的,看热闹的。一根小竹竿上悬着长长的线,线的尾段栓着碎猪肉、昆虫等,静候龙虾上“钩”。我忍不住加入钓虾队伍,特意选了一块最大的肥肉用线拴住,抛向水中。太阳若火,烤得我汗流侠背,举得手都发麻,龙虾却一直对我的诱饵保持警惕。只见两边不断有人惊叫,一只甚至两三只龙虾被扯出水面。事后,当地一学生模样的小男孩告诉我,龙虾贪吃,咬住食物后如果拉线,它不会松口,反而会用大钳抓紧诱饵。
傍晚时分,我无意中在一个形似大池塘的路边看见一个A字形的棚子。芦苇盖顶,里面一块竹板搭在几块石头上,上面堆着毛巾被、衣物等,地下三块石头成炉,上面搁着一铝制水壶。多像垦荒时人们住的寮棚。我想,这么热的天这样的地方怎么住人?
一个晒得非洲人似的精瘦的中年男子提着一桶豆渣走过来,一笑,两排牙齿白得耀眼:“想不到吧?!我们就是睡这里值班守夜。”
“守夜?”“是咧。这里养蟹,守夜防盗。”说话间,他麻利地解开拴在柳树上的木筏,提着桶子稳步跨上去,竹篙一撑,“嗖”的一下远离岸边,他用塑料勺舀起桶里的豆渣,等距离放入水中。
     水如一面镜子,映着姹紫嫣红的晚霞,还有柳树的倒影。木筏从镜面划过,饵料倒入水中,泛起一圈圈的涟漪。天、地、水、岸组成一幅五彩立体画。同行的潇湘阅读研究会会长张立云信手捡起一片石块,向水中斜扔去,只见石片如射头出弓,“呼啦啦”在水面掀起一连串水波。引得大家童心大发,纷纷寻觅石片向水面投掷。欢笑声惊动了归鸟,也惊动了水里的鱼、虾、蟹,它们争先恐后地探出头,一睹这群人老夫聊发少年狂。
我信手写下一首七律:
水漫金山烟雨愁,清波缱绻泛轻舟。
通江一脉传湘楚,达海千川颂汉秋。
生态农庄谋远路,环行阡陌绕仙鸥。
益阳大美连湖泊,画笔难描四季悠。
 
      作者简介:姚进军,女,中共党员。笔名潇湘女、秋叶红枫等。中国辞赋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词学会,湖南省散文学会会员、湖南诗歌学会会员。湖南诗词协会新潮诗会副会长,长沙作家协会监事。潇湘阅读研究会(湖南读书会)监事长。
近年有三十多万字的作品散见于各报刊杂志。部分诗歌及散文作品入选《当代实力诗人一百家》、《当代经典短诗》、《2014.散文百家精选》、《当代诗人作品精选》等多种书籍。作品曾在全国各类文学大赛中多次获奖。
出版有诗词集《潇湘红笺》。
责任编辑:马兰青/袁新风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条款 |  招聘启事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专家团队 |  本网团队 | 

版权所有:县域频道-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管理》
总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秀水街1号 外交公寓12号楼4层 邮政编码:100600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湘ICP备17021002号 经营许可证号:000000000000000J
全国公安网络备案:60000000000000 总部客服热线:010-85324553 湖南客服电话:0738-6392018 电子邮箱:admin@XianYuRiBao.Com
信息支持:中共中国县域频道党支部委员会 经费支持:湖南惠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龚氏网
免责声明:转载本网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本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权益 请联系本网客服,我们将尽快处理,谢谢合作!

回到顶部